K图 002822_0

  12月15日晚间,中装建设(002822.SZ)发布公告称,因公司涉嫌信披违法违规等,已被证监会立案。

  在全面加强监管,防范化解风险的主基调下,通联数据显示,9月初至今已有38家A股上市公司遭证监会处罚。违规减持、“蹭热点”、“忽悠式回购”等一系列影响市场平稳运行、侵害投资者合法权益的焦点案件被纳入其中。

  信披违规是监管处罚重点

  第一财经记者梳理发现,在上市公司各类违法情形中,涉嫌“信披违规”的情况仍然是大头,占比过半。例如,年内中装建设就多次因信披违法违规,收到监管函或警示函。

  其中,截至7月3日,中装建设股票出现连续三十个交易日中至少有十五个交易日收盘价低于当期转股价格的85%,触发了“中装转2”转股价格向下修正条款。但该公司未按照《上市公司监管指引第15号—可转换公司债券》第十五条的规定,在预计触发转股价格修正条件的5个交易日前及时披露提示性公告,迟至6月30日才披露《关于中装转2预计触发转股价格向下修正条件的提示性公告》,此举违反了相关规定。公司于7月18日收到深交所监管函。

  今年4月,中装建设披露《关于前期会计差错更正的公告》,追溯调整2018年度至2021年度财务报表。该更正事项反映公司2018年度至2021年年度报告中相关财务数据信息披露不准确,同样违反了相关规定。公司于今年7月收到深交所监管函后,又于10月下旬被深圳证监局采取出具警示函的监管措施。

  此外,去年12月13日,该公司披露的《关于补充审议关联交易的公告》显示,公司于2017年3月与中山北大荒签署了相关精装修方案和工程施工合同,项目金额合计6394.24万元,占最近一期净资产的5.83%。公司实际控制人近亲属庄展鑫担任中山北大荒的董事,该交易构成关联交易,但未及时按照关联交易履行相关审议程序和信息披露义务。违反相关规定后,公司于今年1月初收到深交所监管函。

  违规减持也是上市公司监管的重点领域,近两个月还有罗欣药业、飞凯材料、隆基绿能、威帝股份等一批上市公司的股东,因该类事项收到证监会的立案告知书。以威帝股份股东陈振华为例,前期公告显示陈振华在窗口期违规交易公司股票,7月4日至7月10日累计减持公司约2%股份,成交金额超4000万元;罗欣药业的控股股东罗欣控股,则出现了减持比例超5%未披露的情况。

  据统计,2023年以来,上交所对违规减持共作出自律监管措施决定近30份,其中涉及公开谴责决定4份、通报批评决定8份。例如,针对我乐家居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在所持股份累计变动数量达到5%后,未按规定及时停止交易,而是继续减持全部剩余股份的行为,上交所及时亮明监管立场,予以公开谴责、通报批评。

  此外,短线交易也是上交所一直以来重点监管领域。数据显示,年内共有近30单短线交易受到上交所处罚。

  在互动平台“蹭热点”的行为也被监管层持续聚焦,思美传媒是最新的案例。“抖音超市现阶段由本公司代运营”,思美传媒11月27日午间关于抖音超市业务的选择性回复,刺激公司股价以涨停收盘,11月29日,该公司即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在此之前,深交所、浙江证监局先后对公司发出《关注函》、《警示函》。

  在当前A股上市公司增持、回购的热潮中,“忽悠式回购”的行为同样格外扎眼,典型案例是合纵科技在12月3日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合纵科技去年宣布拟2000万元至4000万元回购股份,可时隔一年回购期满,合纵科技以优先满足生产经营资金需求为由未实施回购。北京证监局已责令合纵科技整改,并按照整改期限完成相关回购事项。

  监管“零容忍”

  中央金融工作会议强调“要全面加强金融监管,依法将所有金融活动全部纳入监管,消除监管空白和盲区”。据新华社报道,12月4日,证监会主席易会满在接受新华社专访时称,强化对大股东资金占用、过度杠杆、产业资本与金融资本缺乏隔离等潜在风险隐患的源头治理;健全资本市场防假打假机制;“零容忍”打击欺诈发行、财务造假、操纵市场等违法行为。

  另据新华社12月3日报道,金融监管总局局长李云泽在接受新华社专访时称,下一步将紧紧围绕强监管严监管,坚决做到“长牙带刺”;深入整治金融市场乱象,做到坚持原则、敢于碰硬、一视同仁、公平公正,把板子真正打准、打痛,切实提高违法违规成本。

  此外,央行行长潘功胜也提到“加强与财政、监管等政策的协调配合”。

  李云泽曾在2023金融街论坛年会上表示,2003年至今,二十年来中国金融业总资产从不到30万亿元跃升到超过450万亿元,增长了15倍。金融业在高速发展的同时也滋生了一些问题,金融风险隐患亟待解决。未来,在“维护资本市场平稳运行”的目标下,上市公司严监管态势或仍将继续,金融乱象和腐败问题有望减少,金融监管能力提升也可促使金融市场运行更加规范、有序,防止在多重不利因素叠加下的风险共振,守牢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

  第一财经记者注意到,在监管持续释放“零容忍”信号后,即使一些已退市公司,也未能逃脱后续处罚。

  12月11日,搜特3(原ST搜特或搜于特)在退市4个月后收到监管的“追罚单”,公司及相关人员收到广东证监局下发的《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将面临不同额度的处罚。

  搜于特2010年11月登陆深交所,今年7月21日面值退市,深交所同时决定终止可转换公司债券上市交易,搜特转债成为沪深两市首只被强制退市的公司转债。在此之前,中国证监会于7月10日下发《立案告知书》,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决定对公司立案。

  广东证监局查明,搜于特涉嫌多项信息披露违法违规的事实,包括财报存在虚假记载以及未按规定披露关联交易、2021年年报存在重大遗漏等。

  稍早前,今年10月,运盛5(原*ST运盛)也在退市之后收到四川证监局下达的《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公司及相关人员领“罚单”;今年9月,彼时已退市半年的R凯乐1(原*ST凯乐)收到上交所的处罚,数十位时任董事、独董等被上交所予以监管警示,其时任董事长等相关责任人予以公开谴责及通报批评。